庙宇

东宁村土地庙
作者:杨浩有   发布时间:2019-04-28    浏览:
  东宁村西北角过去有座关帝庙,庙坐北朝南,占地一亩多。庙中自南向北有三重建筑,最南端是庙门和舞台,舞台坐南向北,庙中间有东西月台,月台正中建有一座青石牌坊。最北端有前后两座大殿,前为献殿,后为主殿,主殿坐北向南,正中塑有关老爷神像。主殿两侧各建有一偏殿,东偏殿供着周仓将军,名为“将军殿”,西偏殿供着土地老爷,名为“土地庙"。
  “土地庙”为什么会建在这里,土地爷是怎样来到东宁村的?村中有这样一个传说。
  原来东宁村周围有九条荒沟,自南向北分别叫做南沟、盐车沟、南常沟、钥匙沟、院后沟、小寨崖沟、太许沟、金窝沟、屯儿沟。这些沟现在都已基本推平,有的种了庄稼,有的修了大道,因为东宁村处于这些沟的中心,且村中地势较高,所以村民们便起了个很好听的名称,叫做“九凤朝阳”。然而在几百年前,这些沟却极其荒凉,那时,这里的沟都很深,沟中荆棘遍地,狼狐成群,遇到饥荒年,无论本村还是周边村中死了人,无钱掩埋的常常是裹一草席,将尸体扔到沟中。因此,沟中野鬼孤魂时常出没,晚上鬼火时明时暗,阴森恐怖。
  那时人们传说,生前行善者,死后可升入天堂,修成神仙;而生前作恶者,死后便会变成厉鬼,打入阴曹地府。而穷苦百姓无论生前行善作恶,死后都会因为无力厚葬,无钱孝敬神灵,也只好沉入地狱,变成冤鬼。这些厉鬼和冤鬼不甘心在地狱中受煎熬,会时常在阳间游走,骚扰活人,于是人们便渴求上天派一神灵,来管理这些阴间之鬼,使他们安分守纪,不要骚扰村民。东宁村民因为这些荒沟经常闹鬼,更盼望有一神灵来村中压邪镇鬼,为此,土地爷也就在东宁村诞生了。
  传说,有一天傍晚,东宁村西边的官道上走来了一车一轿,走在前边的是一辆马车,车辕盘上坐着一位年近古稀的老人。老人身穿灰布长袍,头戴黑色樊头,面孔虽慈善温和,却因长途旅行显得很憔悴。他手持一树枝,敲打着车辕,催动着驾车的瘦马缓慢地前行着。车后跟着一破旧的篮色小轿,前后两名轿夫衣着破旧,正吃力地抬着小轿,一颠一簸地前行着。轿中坐了一个满头银丝的老妇人,老妇人面色腊黄,病体疮瘫,显然是受不了马车的颤簸,才乘轿随行。
  车轿走到东恭宁村村口时,天色已晚,赶车老人只好停住马车,到村中借宿。有村民报告给里长、族长后,众人齐聚村头,询问情况。老人说: “我们是从韩城县来,欲回山东老家,要经过你们村东的盐车道,见天色晚了,想借宿一晚。”村民们见老人慈眉善目,老妇人又有病在身,便立即答应下来,把车轿接到关帝庙中,于西偏殿安顿下来。
  住下后,里长和族长们拿来饭食请两位老人食用,并烧了热水让老人洗脸、洗脚。这时,两位轿夫提出要返回家去,老人有点为难,说明天还赶路,老妇人还不能乘坐马车,仍需坐轿,但轿夫们硬说家中有事,必须回家。里长忙说:“不怕,让他们走吧,明天我另雇人给你抬轿。”老人十分感动,打发轿夫走后便和村民们拉起了家常。
  据老人说,他是韩湘子的父亲,姓韩名溥,在韩城县当了十几年的知县,因年迈体弱,便告老还乡。因为官清廉,从不贪财,所以并无任何积蓄,此次回山东老家,只能自己赶车。走到半道,因老伴生病,不能坐车,只好雇一顶二人抬小轿,让老伴乘坐。一路上省吃俭用,舍不得花钱住店,只能借宿村中,麻烦当地村民。
  听了老人的述说,村民们更加钦佩,像老人这样为官几十年,却一生清廉,两袖清风,着实很少见,于是村民们送衣送被,生火做饭,招待老人更加热情周到。
  当天晚上,两位老人就住在了关帝庙中,村民们各自散去,回家休息。谁知天亮前,在场的人都做了一个梦,梦见老人对他们说:“我儿子韩湘子受仙师吕洞宾点化成了神仙,他将我推荐给玉皇大帝,玉帝派天神考察我的官绩,知我为官清正,能解民之忧,让我做一方土地神,我本欲返回山东老家就任,见你们村周围沟中野鬼众多,急需神灵管辖镇压,所以我就不回去了,就在你们村中留任。天亮后,如见我们夫妇二人死去,可将我们尸体就地掩埋,竖上木牌,写上土地爷神位,于逢年过节时,备些粗食素酒,略作祭奠。村中如有人去世,须到我庙前禀告一声,以便我在地府中予以安置,让他们的灵魂得到安息。”梦醒后,回想老人所说之话,都觉得很蹊跷。第二天天一亮,村民们齐集关帝庙内,只见两位老人躺在西偏殿中,早已没了气息。
  村民们相互诉说老人所托之梦,都感到决非虚妄。于是在里长的主持下,置下棺木寿衣,将两位老人于偏殿中掘地掩埋,并坚起两个木牌,上书:土地老爷之神位;土地奶奶之神位。又于偏殿前门上悬一牌匾,上书 “土地庙”三个大字,于两边木柱上挂一楹联,上联是:土能生万物,下联是:地可产黄金,横披为:中央主。
  从此,在东恭宁村西北角的关帝庙中,便立起一座土地庙。每逢过年过节,村民们各家各户都端着蒸熟的桃状馒头,共四个,按下三上一摆放于木盘中,再端四个果蔬、茶点盘,齐集土地庙中,摆上供品,焚香点烛,叩头礼拜,求土地老爷保佑全村平安,保佑一家健康。
  村中如有人去世,于出殡前,亲属、子女孝衣麻服,先到土地庙前告庙。去世的如果是男性,孝子须手捧纸扎的马车,马车上插上死者的牌位;如果是女性,孝子须手举二人抬纸轿,轿中也插上死者的牌位,然后伴着鼓乐,抬着供品,一起到土地庙前祭拜。祭拜时,孝子们边叩头,边哭诉着: “我爸(或我妈)活着是好人,土地老爷善待他(她)灵魂 ”,拜后将纸车或纸轿于庙前焚烧。
  据说,这是一告庙时烧纸车或纸轿的缘故就是因为当年土地老爷是乘马车后而仙逝,而土地奶奶则是乘二人抬小轿后仙逝的;孝子求土地老爷善待死者灵魂,则是因为要求土地老爷不要把自己的亲人当做野鬼来镇压。
  这一殡葬时告庙的风俗从那时起一直延续下来,至今仍是殡葬礼仪中不可缺少的一道程序。
  东恭宁村兴起了殡葬时告土地庙的风俗后,很快便传了开来,周围村中有人去世后,在殡葬前也都来此告庙。过了几年,外村的嫌路远,不方便,各村也都相继建起了土地庙。不过大都不是建在村内或庙中,而是建在了村口。人们敬奉土地神,请土地老爷镇鬼护村,保一方百姓平安,同时也有祈求土地肥沃,五谷丰登之意。后来,村民们不仅在村口建土地庙,而且家家院墙上都建土地神龛,敬奉土地神,视土地神为最亲近的保护神。
  据说,因当年土地老爷是和土地奶奶一起去世的,所以村中死人时,也常常会在短时间内先后死去两人,于是便留下土地爷不吃单馒头,或土地爷不吃单盘子的说法。于是,人们在祭拜土地神时,所有供品必须是双数,而村中告庙者,也往往会出现前后两次的现象。
  自从东恭宁村建起土地庙后,村中平安多了,沟中野鬼再也不来骚扰,村民们可放心大胆地在沟中种粮、种棉、养猪、放羊,晚上也可以自由出人,村风更加和谐,生活更加富裕。

注:此文材料由东宁村退休干部刑一峰提供。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阎王殿